《水瓶子专栏》台电核火工程处

2020-06-10 20:36:34 来源:快乐每一天293人评论

《水瓶子专栏》台电核火工程处

经过和平东路一段 39 号,有个显眼的日式建筑,门廊十分气派,往上翘的雨庇,目前是台湾电力公司核能火力工程处的办公室。让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「台电励进餐厅」,酸菜白肉火锅,用炭火热锅,冬天亲朋好友聚餐,永生难忘。

回顾此地的历史,在台电大楼还未盖好前(1982 年),曾经是台电的总管理处办公室。再往前在太平洋战争期间电力吃紧,加上日月潭水力发电的成功,日本帝国为了支援中国与南洋的战线,加强工业建设,此地在 1939-1945 年间,为台湾电力株式会社达见堰建设部的办公室,提出了「大甲溪电源开发计画」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台电核火工程处

我想从头简短说明一下台湾电力发展的历史,从使用燃煤、水力转为火力到核能发电的过程,其实充满了各种艰辛,也付出了很多代价。

1888 年,台湾巡抚刘铭传在台北创立了「兴市公司」(是建设公司),邀请丹麦的工程师来台点亮市街,採用弧光灯泡,是大型高热高亮度的灯泡,安装在布政使司衙门周边,由于耗能又无法进入家庭,点亮月余宣告失败,关闭大部分的电灯。

1896 年,到了日治时期,由退休警察局长山下秀实提出申请在河畔兴建火力发电所,请山口萩的商人贺田金三郎,与大稻埕富商李春生等人投资「台北电灯株式会社」,公司设置于大稻埕建昌街一丁目(今贵德街 36 号附近),发电厂的设计图与配线图都已经画好,李春生更提供在淡水河畔的土地当成发电厂,并且将刘铭传时代所留下来的设备评估是否可以修复再使用,但是由于募资不易,最后宣告解散,失败收场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台电核火工程处《水瓶子专栏》台电核火工程处

1903 年,土仓龙次郎申请的「台北电灯株式会社」成立,在新店龟山进行水力发电的开发案,土仓家族在日本经营植木行业,在南势溪开发,地缘之便跨足发电事业,土仓曾经招待原住民到奈良参观现代化设施,与原住民保持良好的关係,但因为家族事业缺乏资金,而退出发电事业,由总督府官方接手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台电核火工程处

1905 年,发生了泰雅族出草杀害十五名发电厂建筑工人的「屈尺事件」,一般解释为日人侵占了原住民的生活领域,但以土仓家族的南势溪开发,并没有发生过这类事件,或者是后来总督府高压统治有关联?则不得而知。

龟山水力发电厂设置,不但有了发电厂,还要有变电所,在古亭庄设置了降压的变电所(今日南昌路、福州街口),这栋漂亮类似教堂的建筑已经拆除,加上电线桿电线的设置,与家家户户都要有电灯泡,今日回头来看,这样的现代化设施开发,真的需要庞大的资金。

第一座水力电厂的成功,除了商店使用之外,也带入了一般家庭,全台湾各地电灯公司林立,到了1919 年,当时的台湾总督明石元二郎考量各地电力应该可以互相支援调配,若水力发电的能量大于火力发电,更可以达到环保目标,于是着手规划日月潭水力发电计画。

日月潭水力发电厂计画,从 1919 年开始动工,因为历经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物价飙涨,1923 年日本关东大地震,1927 年铃木商店倒闭,台湾银行发生金融危机的种种因素,日月潭水力电厂的募资困难重重,甚至比较晚开工的嘉南大圳已经完工了,日月潭水力发电厂都还没有完工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台电核火工程处

1930 年,松木干一郎正式上任台湾电力株式会社的社长,由于之前担任东京市电气局等职务的经验,除了要解决资金、人才的问题,长期停工丧失的社会信心,报纸舆论挞伐声等。总督府发行多次的国内公司债来维持,并且透过法律调整投资上限,并请美国技师巴丹出具专业的报告书,发行外债得以成功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台电核火工程处

战后,许多电力设备损坏,为何电力可以快速的恢复,除了一些日本技术人员留下来协助外,应该是台湾电力株式会社有培养台湾的技师,根据林炳炎的考据(部落格文章),台电从业员养成所(今福州街 15 号)有许多员工训练:「电气讲习所」、「从业员养成所」,扎实的训练,造就了台湾电力技术的传承。

美国援助台湾期间,继续「大甲溪电源开发计画」,陆续在大甲溪完成了几座水力发电厂。 1962年,台湾的火力发电量又超过了水力发电,后来引进了核能发电厂,在 1982 年台电大楼完工后,此地更改为核能暨火力发电工程处办公室。

这座办公处的日式建筑,证明了水力发电可行并且大力开发的经验,目前还不是文化资产,但却见证了台湾的电力发展史,酸菜白肉锅的酸菜越陈越香,应该同时好好的保存才是。

参考资料:

台湾来电/吴政宪/向日葵文化出版林炳炎的部落格:北投埔林炳炎

最新图文推荐